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鳳凰詔 > 第344章 會怨我嗎(作者:貍子)
鳳凰詔

《鳳凰詔》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344章 會怨我嗎

    聽到這話,我才真正的有點想笑了,反問“小叔叔覺得我是以德報怨的人?”

    我把手指抽回來,微微皺了皺眉,才想要說話,可手腕卻猛然的顫了顫。

    緊跟著身上也像是得到了某種召喚,疼痛順著渾身蔓延,我咬緊牙死死的撐著,不肯示弱不肯說話。

    “長安?”他警覺,捏住我的手腕,“怎么回事?”

    “沒事,只是嚇唬你玩的。”我推開他,赤足起身,可后背早就濕透了,腳下也微微踉蹌,這次來的猛烈而無預兆。

    只怕還要再找一次老御醫。

    “這樣叫沒事?”他扣住我腰,把我整個人打橫抱起,嗓音愈加冷沉,“叫太醫。”

    娃娃臉才回來,又不得不認命的去找人,臨走還略帶惱火的嘆了口氣。

    太醫在地上跪成一排,唯獨老御醫還是老神在在的站著。

    可這次折騰的也不輕,年邁的身體大老遠的被帶來,也多少的會有些疲憊。

    又是如此,只怕被老御醫看到了,免不了又得提著我的耳朵訓斥我一頓。

    我干脆閉著眼不去理會外邊的動靜。

    剩下不多的長輩中,我跟老御醫最親近,但是也最害怕他,這是自幼就攢下來的條件反射。

    外邊嘀嘀咕咕的,大概是把我的情況說了說,我一直沒肯說的事情,如今卻是以這樣的方式露出。

    “最后一副藥,吃了么?”老御醫重重的把藥箱放在我身邊,聲音有些蒼老但是不妨礙其中的火氣。

    我試圖偷偷的掀開眼皮,卻被戒尺給抵在腦門上,干脆就睜開眼睛看著他。

    模模糊糊的,可至少能大概的看到,如此就很歡喜了。

    “沒吃。”我在他面前老老實實的。

    老御醫還是忍不住拿著戒尺,在我手背上敲了幾下,“我這輩子都自恃本事,很少有后悔的事情,現在唯一后悔的就是把這三副藥一起給你,還說了用法。”

    他說話痛心疾首的,是真的為了我絞心,“最后一副藥,不是你的解藥,這是毒藥,會害死你的。”

    “拿出來給我,萬萬不能再吃了,再吃的話就算是神仙來了,都救不了你。”

    我沒拿出來,而是眨巴眼睛格外乖順的看著他,沒有在外邊的那種跋扈囂張,而是低聲道:“沒了,找不到了。”

    我小心翼翼的去拽開戒尺,露出一個顫巍巍的笑容,豎起三根手指,“不會有事的,真的,我保證。”

    老御醫長嘆一口氣,喘著氣坐在椅子上,語氣都滿是復雜,“你若是不好好的,以后我下黃泉都沒法見到先皇。”

    他口中的先皇便是我父皇,那是他用盡一生效忠的,也是跟隨了幾代君王,唯一承認的皇上。

    “那株藥,既然你知道,為什么不跟他要?”老御醫話頭一轉,果然說到這個。

    我垂眸,“要就能要來嗎?當初顧玟嵐私奔,回來大著肚子,不也就是這么風光顯赫嗎,他位極人臣,掌管生殺,陳爺爺,我捏不準。”

    “傻丫頭,你是真的動心了。”

    老御醫的戒尺幾次舉起,落在我手心上,卻是輕輕的,像是撫摸,卻讓我心里莫名的難過。

    心里有了牽扯,自然是不想跟原先那種橫沖直撞的去闖去測試,怕得到的不盡人意,更怕得到的會讓自己徹底的死心。

    老御醫在我這邊呆了許久,說了好一會的話,一直說到十三的時候,才終于露出點不一樣的惱火的情緒。

    “這丫頭一看就是你帶出來的,學什么不好,沒學到大家閨秀的禮儀,偏偏學來了些皮小子的胡鬧,爬樹來我這邊偷藥材,還妄想毒倒侍衛,偷偷出宮。”

    老御醫痛心疾首,“跟你真是,一模一樣!”

    “這還是那小丫頭讓我帶出來給你的,不給帶還非要燒了我的藥材,真是造孽啊。”

    說完把一個小小的香囊給我,上邊的針線歪歪曲曲的,似乎是很費力才能弄完的,也看不出來繡的是什么,這樣子的繡法,估計這真是十三自己做的了。

    畢竟十三年幼,趕上的是亂世,也沒有母妃教導,沒人會交給她這些女工。

    我把香囊收起來,彎眉笑了笑,隔著香囊大概能想到那小丫頭肯定像是個小雀兒,不停地嘰嘰喳喳的,阿姐阿姐,我要見阿姐。

    倒是沒想到之前安靜乖巧的小女孩,如今也能小心翼翼的探出自己的爪子,學著我的樣子,虛張聲勢的非要來見我。

    “這個給她,告訴她,以后若是想見我,拿著這個,不管天南海北的,隨時能見到我。”

    我拿出來的是那一枚龍鳳呈祥的鑰匙,是外祖父給我的,白府最重要的東西。

    我給過十三,但是卻被長行給送回來了,當初長行拿著劍,沖我起誓:“這肯定是至關重要的東西,公主您只管拿著,若是您有事,不管哪里,我都會徒步回來,做您堅強的后盾。”

    老御醫接過去,吹了吹花白的胡子,有些明顯的不滿,“你這丫頭是我從小看到大的,禍害我那么多好東西,也不見你給老頭子我送什么,真是養了一只白眼狼。”

    雖然話這么說,可還是小心翼翼的收起來。

    “給給給。”我沖著老御醫咧嘴笑了笑,惡劣的拿起一枚果子,準確無誤的塞進他正在喋喋不休的嘴里。

    老御醫咬著果子,怒目的看著我,最后還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可是萬年才結一枚的果子,陳爺爺可不要忘記我這份大恩大德。”我在天南海北的胡扯,嘴角的弧度止不住的上揚。

    我瞇眼的時候,分明看到老御醫眼角似乎反射著晶瑩的淚花,眼角還有點紅,可偏偏他還粗著嗓子,惡聲惡氣的說:“老夫不管你了,自生自滅去吧。”

    提著藥箱出去,轉身的時候,還似乎抬了抬手,在擦什么。

    屋內空蕩蕩的,我睜著眼看著床幔,才疲憊的落下笑容。

    重新的起了腳步聲,每一步都是平穩,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誰,他對自己從來都是苛刻嚴格,周身帶著殺戮的血腥,內斂起來就只余下沉涼和不近人情。

    “長安,你會怨我嗎?”他坐在我床側,問。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广西快3选号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