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食物鏈頂端的忍者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前夕(三)(作者:風靈月影)
食物鏈頂端的忍

《食物鏈頂端的忍者》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百九十一章 前夕(三)

    嘭!

    一沓紙質檔案被粗暴的摔在地面,散落的紙張如同雪花一般,一大半飄散在了半空中,零星的還有一些,掛在了幾位披著披風的忍者身上。

    這些紙上的油墨很新,散發出來的香味也很好聞,應該是剛剛才寫出來不久。

    只不過,由于紙上所書寫的——那個不幸的消息……

    導致不論是將它們甩出去的人,還是眼睜睜的看著它們落在地上的人,都沒心思欣賞這股墨香就是了。

    雷洛面無表情的邁開步子,緩緩走進參謀部的帳篷內,他先是左右掃視了一眼在場的幾位作戰參謀。

    隨后,見他們皆是低下頭,擺出一副大氣都不敢喘的姿勢,雷洛嘴邊劃過一抹淡淡的冷笑: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而且這次,我們連一枚手里劍,一粒糧食,一張起爆符都沒有得到……”

    “補給線連續被偷,你們是干什么吃的?”

    今晨剛收到的消息,讓雷洛的心情十分不好,只因為半個月來往一次的運輸部隊又不見了蹤影。

    而且這回不同上回,損失掉的作戰物資不再是一半,而是全部。

    全部都不翼而飛,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事實上,自從半個月前的那次事故后,雷洛便意識到了砂隱的戰略意圖,為此,他除了重新調動各方軍力部署以外,也為后勤方面的工作做過考慮。

    為防止再出現運輸部隊遭襲的事情,雷洛曾親口給參謀部下過命令,讓他們加強補給線上的戒備,卻不料……

    又出現了這種狀況。

    冰冷的視線掃過那一張張低垂的腦袋,最終集中在了奈良鹿司身上,雷洛深深吸了口氣,略微平緩了一點躁動的心緒,盡量以一種平和的語氣問道:

    “鹿司,情況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準確的回答。”

    雖然雷洛并未說什么威脅的話,語氣也相對平靜,但奈良鹿司一時間只覺得額頭上布滿了冷汗。

    念及曾經那些被日向環請去“喝茶”,卻再也沒回來的同僚,奈良鹿司悄悄伸手抹了把臉,當即決定實話實說:

    “雷洛大人,我方各條戰線附近都有日向一族的忍者駐守,白眼更是接近全天候的啟動,如果……”

    “那個會飛的,叫做風蝕的砂忍,真的是從空中躍過我方防線,對我方的補給線下手的話,那我們不可能不知道。”

    奈良鹿司的意思很清楚,旨在說明:

    參謀部已經做出了應對,但這個應對,是取決于上次高層會議討論后施行的,也就是說,補給線再次被劫的鍋,奈良鹿司并不想背。

    起碼,不應該是他一個人背。

    與奈良鹿司對視了幾秒,注意到了對方眼神中的無可奈何,還有那股隱隱地,貌似是真心感到氣惱的情緒……

    雷洛便也不再為難對方,轉而背著手來回踱了兩步,隨后皺著眉頭,自言自語了一句:

    “難道真的是從雨之國繞了一個大圈子?”

    或許是發覺雷洛的憤怒已然平息下來,奈良鹿司身旁的一位作戰參謀大著膽子跨出一步,小心翼翼的對雷洛說道:

    “雷洛大人,川之國北部,與雨之國接壤的邊境線也駐守著兩個分隊的日向忍者。”

    “目前,并未發現風蝕的蹤跡,也沒有砂忍大部隊出動的跡象。”

    這位作戰參謀的發言,瞬間打消了雷洛心中的最后一點僥幸,他再度偏移視線,看向奈良鹿司:

    “看來你上回的猜測是有道理的,襲擊我方運輸部隊的,應該就是雨隱了。”

    奈良鹿司一怔,下意識回道:“可這也不對啊,雨之國那邊明明有三代大人他們在。”

    “我實在想象不出,半藏和雨隱忍者是怎么繞過我們木葉在雨之國的防線,長驅直入火之國,偷掉……”

    不等奈良鹿司把話說完,雷洛便抬手制止了對方,略微思考了一會后,忍不住冷笑了一聲,說道:

    “好了,這件事你們不用管了。”

    以吩咐的口吻給此事做出結論,雷洛沉吟片刻,見場中眾人都在看著自己,他不自覺的摸了摸下巴,徐徐道:

    “不斷打擊我方后勤……砂隱的目的,無非是想逼我們主動尋求決戰。”

    “這樣的話,就隧了他們的愿,早點結束試探階段,開啟全面會戰吧。”

    “參謀部盡快擬定好作戰計劃交予我過目,會戰日期,就定在后天上午。”

    說完,雷洛轉身離去,徒留下一眾面面相覷的作戰參謀,顯然,他們對于雷洛這么快就做出決策的表現很不適應。

    還有……補給線的事就不管了嗎?

    場中之人大多滿臉疑惑,只有奈良鹿司隱隱的把握到了事情的關鍵,目光不自覺的微微閃爍。

    不管雨隱究竟有沒有能力突破木葉在雨之國布下的陣勢,只要他們出動,進入火之國,那么在這個過程中,就必然會留下蛛絲馬跡。

    也就是說,三代火影,理論上不可能對雨隱襲擊補給線一事一無所知。

    但實際情況就是,川之國這邊卻沒有收到任何雨之國方面傳來的情報,每次運輸部隊出事,都是無聲無息間消失,連具體在哪里遇襲都不清楚。

    這意味著什么?

    猿飛日斬是無心之過?忘了?真的是一無所知?還是說……

    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更過分的……

    與雨隱,或者說是砂隱,存在著某種暗中的默契?

    奈良鹿司不清楚這其中是怎么回事,說句心里話,他也真心不想清楚。

    與奈良鹿司不同的是,走出參謀部的雷洛,心中卻十分在意“補給線遇襲”這件事中透露出來的,某種蘊含著陰謀的味道。

    幾乎沒怎么思考,雷洛便腦補出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猿飛日斬肯定在這件事中摻了一手,目的嘛……無非就是打擊他的勢力,讓他在后勤不足的情況下倉促與砂隱決戰,最終哪怕勝了,也損失慘重。

    通過這個猜測,雷洛能得出兩個結論:

    一,猿飛日斬估計一直都對他這邊的狀況有所掌握,這一點,哪怕是在他清理掉了那些暗部,以及隱藏在忍軍中的暗線,并做出了一定的偽裝以后也是如此。

    二,雨之國的戰爭八成是要結束了,不然猿飛日斬也不可能開始給他下絆子了。

    只不過……

    這些手段,對如今的他來說,真的有用嗎?

    搜狗閱讀網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广西快3选号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