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動漫 > 圣光騎士 > 第0009章 困境(作者:通吃道人.QD)
圣光騎士

《圣光騎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0009章 困境

    班恩是誰?

    希瑞克又是誰?

    周青峰壓根不知道。a hrf="h:/>/>ka11" arg="<blak"ka11/>a

    神靈在他眼里就是木胎泥塑的破玩意,是旅游景點用來騙錢的幌子。誰信誰傻逼!

    那怕明知道這劍與魔法的世界真的有神靈,可他還是抗拒承認對方的存在——神靈么,無非就是強大點的怪物。比我強大十倍跟強大一萬倍有區別么?反正我都打不過。

    至于眼前這個胡說八道的家伙,應該就是個神經病。

    受刑者在嘀咕‘希瑞克’這個名字,周青峰已經對這家伙沒了興趣。他轉身去找托德,進了村子里的議事廳。

    白鴉村為了強化防御,占地面積很。很多建筑的功能變得多用途。議事廳其實更像個尋歡作樂的酒館,正中擺著一張粗陋而巨大的圓桌,一群男人圍著圓桌痛飲,高聲討論。

    黑森林苦寒,不出產糧食,酒類需要從外界運輸,價格很貴。可也正因為苦寒,在這里討生活的冒險者們全都善飲,有事沒事就愛喝兩口,一來暖和身體,二來麻醉自己。

    畢竟這里的生活太清苦了。

    周青峰推開議事廳的大門,就被里頭濃烈的酒味給熏的夠嗆。

    托德坐在圓桌旁抱著個大木杯,一邊拍桌子,一面仰頭灌酒。村里的其他冒險者吵吵嚷嚷,不知在爭論什么,只聽罵聲震天,好像隨時可能打起來。

    圓桌上方,面色蒼白的陸坎斯被吵的一臉不耐,大喊一聲:“夠了,爭吵再多也毫無意義。

    就按我的計劃辦,必須搞清楚那些班恩信徒究竟想干什么?我可不想被他們召喚的邪魔殺上門后再后悔。”

    陸坎斯是村子的老大,他做出決定后,那怕有人不認可卻也不再反對。畢竟班恩信徒的可怕是眾所周知,絕對不能放松警惕。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周青峰貼著墻角進來的,從頭到尾就沒人跟他解釋。他想去找托德問問,可野蠻人這會正在圓桌旁灌酒,看樣子不喝個夠是不會罷休。

    這個疑問低聲說出口,同在墻角就有聲音反問道:“子,你從哪來的?”

    周青峰一回頭,只見墻角的陰影中有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形輪廓。

    ‘陰影躲藏’。

    也是個盜賊。

    對方等級明顯比周青峰更高,端著一杯微微冒水汽的熱飲,穿著皮衣,卻帶著頂遮住頭臉的兜帽,完全看不清面目。要不是他主動開口,外人很難發現他。

    “我是跟托德來的。”周青峰答道。

    “托德?”陰影中那位瞥了眼圓桌旁的野蠻人,“托德什么時候交了個盜賊朋友?可他可是最看不起我們這些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了。”

    呵呵,周青峰訕笑兩聲,岔開話題問道:“我剛剛聽有人在說什么‘邪神復活’,村子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還有外面吊著挨抽的家伙老是喊‘班恩’,班恩是誰?”

    陰影中的人更加驚訝,他再次問了一句,“子,你連班恩是誰都不知道?”

    周青峰搖頭。

    對方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番。

    “算了,至少暴政之神不可能有你這樣無知的信徒。”陰影中的人嘆了聲,解釋了幾句,“黑森林里很危險,能聯系外界的道路就只有一條叫做‘地精棧道’的道路。

    這條路一直被個叫馬格魯的地精部落控制。可就在昨天,地精封鎖了棧道。如果這條路無法通行,整個黑森林里的十幾個人類村子都得不到補給,兩千多人就得餓死。

    封路的事本就太糟糕了,可還有更糟糕。

    灰泥村的老修斯派了個信使來找陸坎斯,說是要商議如何應對當前的狀況。可昨晚陸坎斯卻發現那個信使是邪神班恩的信徒。

    于是事情復雜了,天知道這其中是不是還藏著其他陰謀?”

    陰影中的人聳聳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算是解說完畢。

    周青峰聽的似懂非懂,“就是說很可能是邪神的信徒策劃了這一切,目的是想干掉黑森林里的十幾個人類村子?”

    “誰知道呢?”陰影中的人嗤笑了一聲,“班恩是暴政之神,它更喜歡奴役,壓迫,摧殘。說不定這背后的策劃者想把我們統統變成奴隸。

    有人想趁現在村里還有補給,一口氣突襲‘地精棧道’,逃離黑森林。可陸坎斯卻舍不得自己的家業,他希望派人聯系其他人類村莊,搞清狀況。要逃也是大家一起逃。

    更叫人頭疼的是灰泥村的老修斯很可能已經背叛。那么其他村子還有多少人值得信賴?其實我覺著都不可信。”

    陰影中的人一直語帶嘲諷,仿佛事不關己。

    周青峰也是沒吃過苦頭,初生牛犢不怕虎,都不知道該害怕什么。他沒過多思索,又問道:“你剛剛說班恩是暴政之神,那么神靈中有沒有一個叫希瑞克的?”

    “你怎么可以直呼吾主‘暗日’之名?”陰影中的人忽然語氣冰冷,“你也是盜賊,難道不信仰謀殺之神?”

    啥,謀殺之神?

    周青峰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呆了一呆。

    這謀殺之神聽起來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只怕跟什么班恩一樣是個邪神。

    陰影中的那位緩緩離開墻角,朝周青峰靠近。其兜帽下露出一張年輕的臉,大概二十來歲的男子,體型消瘦。他似乎想逼問幾句,可議事廳外忽然有人闖進來喊道

    “那個班恩的信徒死了。”

    議事廳里原本喧囂沸騰,可大家聽到這句卻立刻安靜。

    守林人陸坎斯正在分派任務,安排人手去其他幾個村子調查。聽到這話,他噌的一下站起來,快步沖出議事廳。

    大圓桌旁原本擠著十幾號人,也全都跟著陸坎斯涌了出去。就連陰影中那位也如一陣風般離開,沒再為難周青峰。

    議事廳里一時就只剩下尚且發愣的周青峰,以及,快要喝到爛醉的托德。

    野蠻人兩天沒喝酒了,這簡直要他的命,此刻恨不能泡在酒桶里。

    周青峰步跑到托德身邊,推了對方幾下,問道:“我說兄弟,現在好像麻煩很大,你怎么還能喝那么多?想再被地精關進籠子里么?”

    一提‘地精’和‘籠子’,托德立馬清醒幾分。他重重一捶桌面,大聲罵道:“該死的老修斯,他居然敢投靠邪神班恩,還把我賣給地精。我饒不了他。

    走,我們現在就去找老修斯的麻煩。”

    說完,魁梧的托德也不管周青峰答應不答應。兩米多高的他一把拎起周青峰,抓著后者就朝外走。周青峰都沒法抗議,又被帶到議事廳外。

    議事廳外不遠就是那具刑架。

    包括陸坎斯在內,一群人正圍著刑架上吊著的受刑者。就聽里頭有人在驚恐的喊道:“奇怪,這家伙不但死了。連靈魂都徹底消失。

    這完全不合常理。我們,我們可能真的被邪神盯上了。”

    聽到這話,周青峰有點毛骨悚然,好像后背有什么邪惡的東西正在注視自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广西快3选号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