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人妻 > 都市狂兵 > 第二百一十四章驚艷出場(作者:青沙逝)
都市狂兵

《都市狂兵》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一十四章驚艷出場

    “咳咳。”看嬴洛和薄風止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的,虛無子小心的看兩人一眼之后,假意的輕咳了兩聲之后才看向薄風止說道:“薄爺,能問你個小小的問題嗎?”

    薄爺?聽到虛無子對薄風止的稱呼,嬴洛輕蔑的輕哼了一聲,好像各種嫌棄的樣子。

    但是其實嬴洛還是挺驚訝了,虛無子怎么說當初也是陣法師巔峰的強者,竟然在薄風止面前這般的謙卑,到底薄風止是什么身份,還是他的實力真的很強大?

    所以,自己這么肆無忌憚的刺激他,真的不是在找死嗎攖?

    嬴洛心里已經是風起云涌了,但是表面上還是一副風淡云輕的樣子,連看薄風止一眼都不愿意。

    “問。”薄風止就一直瞪著嬴洛,就算這個字是回答虛無子的,但是他卻愣是連一個眼神都不肯賞他一眼。

    虛無子看著這兩個人,表示也很無奈,不過還是開口問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問題:“薄爺,雖說您武功蓋世,出神入化的,但是你怎么能進這個混沌空間呢?”

    這個問題真的是很奇怪,嬴洛身體里的這個混沌空間,是因為服用了虛無子坐化的內丹而形成的,本來按道理來說,只有服用的那個人才能自由的出入這個混沌空間償。

    外人看不到,也根本無法探識,不知道為什么在薄風止面前,好像這些限制,一點用都沒有的樣子啊

    薄風止就抿唇看著嬴洛,愣是半天都沒有說一句話,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虛無子的問話一般。

    “薄爺?”虛無子叫喚了一聲,算是在提醒他一樣。

    薄風止這才不耐的抬眼冷冷的瞥了虛無子一眼,好像用眼神在問,什么事情?

    “我剛剛問您的問題,您聽到了嗎?”虛無子再一次求問道。

    “我讓你問,沒說我會回答你。”薄風止冷哼了一聲,就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再一次放在嬴洛的身上,心里的怒火一點一點的往上升,說話稍微順著他一點不可以嗎?每次一開口就這么氣他,有意思嗎?

    聽到薄風止的話,虛無子不由得嘴角開始有些抽搐起來,人家才是大爺,人家說的算。

    其實嬴洛也是挺好奇這個問題的,雖然沒有抬頭,但是還是豎著耳朵在偷偷的聽著,可是沒有想到薄風止會這么回了一句。

    “矯情。”嬴洛不由得抬頭斜睨了薄風止一眼說道。

    我個暴脾氣,薄風止不由得挑眉,聲音里隱隱流淌著點點怒意:“你是不是以為爺不會動你,你才敢這么放肆的?”

    “那你動一個試試看啊!”嬴洛似乎真的不怕的迎著薄風止的眼睛說道,但是嬴洛心里清楚,自己還確實是仗著認為薄風止不會傷害自己的想法,才會這么的大膽。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為什么,但是嬴洛卻能夠確定薄風止不會傷害自己。

    或許是因為自己幾次三番惹毛薄風止,而他也只是像孩子一般鬧脾氣,生生氣之后就沒有了。

    看嬴洛說話那個語氣,薄風止覺得自己的脾氣都快要到爆發的臨界點了。

    當他接觸到嬴洛那雙堅定,毫不畏懼的血眸的時候,薄風止卻突然發現自己剛剛涌上來的脾氣,一下子就煙消云散了。

    那雙血眸,跟他的小乖一樣,突然間好像眼前閃過當時一身是傷的模樣,從那個時候開始,薄風止就暗暗的想著,以后絕對不會讓他的小乖再受一點傷,連他自己也不能讓她受傷。

    就算小乖當時還是背棄了自己,決意要離開,但是關于這一點,薄風止卻從來沒有變過。

    就算當時震怒,想過很多等找到他的小乖之后要各種折磨,可是,在再次看到她的時候,已經不是當初的模樣了,而且長的還這么丑,可是薄風止卻發現,自己當時的想法一下子就顛覆了,還是舍不得傷害她,也舍不得別人傷害她。

    “切,本君才不屑對你動手,跟捏死一直螞蟻一樣簡單,一點意思都沒有。”薄風止把頭轉過去不看嬴洛,語氣卻十分的輕蔑,好像各種看不起嬴洛的樣子一樣。

    嬴洛卻從他撇過去的側臉,看出一絲絲傲嬌的味道,嬴洛嘴角小幅度的輕輕上揚,她賭對了,不是嗎?

    嬴洛突然想起了邪風,邪風的性格就比較陰晴不定了,而且當初對自己下手也不手軟。

    嬴洛不自覺的摸上自己腦袋,她還記得當時還很怕痛的時候,直接被邪風甩下床,重重的磕到頭的感覺

    她從那個時候就知道邪風不會憐惜她,高興的時候可以捧在手心里充上天,不高興的時候,是死是活,他也絲毫不會在意。

    就算后來邪風對自己真的很好,可是是真情還是假意,誰知道呢?

    當初自己故意露出破綻,讓邪風以為自己別有所圖,也知道他肯定會將計就計,所以后面基本上對她都是有求必應,甚至有時候還會拿各種寶貝來討她歡心。

    但是那都是明顯有目的的,嬴洛是知道的,就算真的對她很好,好的她現在總是不由得想起他。

    不過,就算之前他們之間存在著欺騙,不過誰都有算計過對方,算是扯平了,說到底自己還是欠了他不少。

    薄風止雖然把臉撇過去,但是用眼睛的余光還是看到了嬴洛的舉動,還有嬴洛的走神。

    薄風止想到之前自己唯一一次傷過他家小乖,好像當時是磕到頭了,還記得她當時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哭的可憐兮兮的模樣。

    一切就好像發生在昨天一般,怎么突然想起這件事?想起他傷害她嗎?

    等薄風止在走神的時候,嬴洛卻已經回神了,還是忍不住會想起邪風,真的是魔怔了,不是?

    坐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虛無子不由得暗暗的嘆了一口氣,現在算是怎么一回事,吵架吵就吵吧,眼看就要打起來了,卻又沒有下文了,一個發呆就算了,另一個還跟著走神,這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搞得他一個局外人坐在這里,真的很尷尬的好嗎?

    虛無子看了一下周圍,自己是不是要稍微的回避一下啊?

    雖然,他與不在,好像對那兩個人來說,一點都沒有影響,但是虛無子還是覺得自己還是找個角落待著去吧!

    就這么想著,就看到虛無子的身影漸漸變得飄忽,然后慢慢的變成一縷煙,消失在空氣之中。

    果然,他在與不在對嬴洛和薄風止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就好像他突然消失不見,嬴洛他們也絲毫的不在乎一樣。

    虛無子表示他真的是要哭暈在角落里了。

    自家的小徒弟,這么的無視自己真的好嗎?

    還有薄爺,咱這混沌空間,廟小容不下您這尊大佛,你下次能不要再出現了,可以嗎?

    不然真的好壓抑啊,連話都不敢說,這里明明是他的地盤,不是嗎?

    說好的強龍不壓地頭蛇的呢?

    怎么他一點地頭蛇的優勢都不在呢?

    嬴洛回神了就開始繼續畫她的陣法圖了,而薄風止竟然還時不時的指點著嬴洛哪里畫的不對,哪里畫的不適合,還會跟嬴洛說著她畫的陣法圖上面的符文是什么意思。

    嬴洛一開始并不想搭理薄風止的,但是他說的話,不多卻句句都在點上,讓嬴洛不由得都聽進去了。

    而在角落默默的聽著的虛無子欲哭無淚,薄爺,教徒弟這種事情,是他這個當師傅的義務,你怎么什么都要搶啊,還讓不讓有存在的意義啦?

    “你是陣法師?”嬴洛畫好最后一張陣法圖滿意的點點頭之后,才隨口問道

    薄風止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是陣法師:“陣法師要求的條件很苛刻。”

    聽了薄風止的話之后,嬴洛不由得撇撇嘴,略帶懷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薄風止說道:“你不是陣法師,還能把這些說的這么溜,你不會騙我的吧!”

    “不過,陣法師的條件是什么?”嬴洛表示自己對這個好像還不是很了解。

    “虛無子。”薄風止朝角落瞥了一眼,叫著虛無子的名字:“你連這些都沒有告訴她”

    虛無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薄風止的意思了,這個大爺好像是不打算自己來解釋,所以直接拉自己出來。

    虛無子想要抱怨,但是還是老老實實出來,畢竟為自家的小徒兒解惑,確實是他的責任啊!

    虛無子本來就是游魂的狀態,直接從角落飄出來,在嬴洛前面不遠處坐下,一本正經的說道:“一般來說,只有具有兩種或者兩種以上更多屬性的玄力的人,才有具備成為陣法師的基本資格。”

    一般來說,每個人的玄力都具備著一種自然屬性,比如風火雷電,不同屬性的玄力相生相克,也相輔相成。

    “可是,我這個身體沒有玄力的時候,你都沒有說過有這個要求啊!”嬴洛有些不懂了,說的陣法師的要求很多,怎么到她這里,都沒有聽過呢?

    “你吃了老夫坐化的內丹,早就不受這些條條框框的限制了。”虛無子抬頭看了嬴洛一眼說道:“老夫坐化的內丹,在你的體內慢慢的煉化,讓你的身體和玄力達到最適合修煉陣法的狀態。”

    嬴洛這才恍然大悟的點點頭,自己之前還真的是沒有了解過啊!

    “那薄風止呢?說的那么厲害,而且應該實力也不弱的樣子,難道玄力只有一種屬性嗎?”嬴洛覺得不大相信,一般的強者的玄力屬性都是很多種的。

    說起薄風止,虛無子就不由得搖頭,還不由得壓低了聲音,神秘莫測的說道:“薄爺的玄力比較邪氣,誰都不知道他到底有不同屬性的玄力,至少在三種以上,但是他就是沒辦法修煉陣法,不知道為什么。”

    果然薄風止不僅是人,連實力也這般的邪氣。

    “不能修煉陣法術,那你還能說的那么溜,真的假的?”嬴洛當然知道薄風止說的都是真的,但是就是想要故意的逗逗薄風止:“不會都是騙我的吧!”

    “你不是覺得挺有道理的嗎?”薄風止被嬴洛的話逗笑了,竟然還有人會懷疑他對這些東西的了解的真實性。

    “男人花言巧語的時候,女人也都覺得挺有道理的。”嬴洛的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說道。

    “你才幾歲,就知道男人女人之間的事情?”薄風止不由得伸手扯著嬴洛的臉頰,惡劣的說道。

    嬴洛并沒有拍開薄風止的手,因為他就算再用力,她也不會感受任何的疼痛了,所以根本就不需要這么著急的要求他住手

    “跟年齡沒有關系,這些事情多少還是聽了點。”嬴洛也學著薄風止的動作,伸手也開始拉扯著薄風止的臉,比他的手勁更加的用力:“我都已經及笄了,多少還是要知道點,免得以后嫁人了,被欺負了。”

    聽到嬴洛說的后面半句話的時候,薄風止的眼神不由得晦暗了一些,看著嬴洛身上突然釋放出駭人的戾氣,都忘記了制止嬴洛對自己那么放肆的動作。

    他忘記了,她現在是人,已經不是他的小乖,會嫁人,會有別的男人拉著她的手,親吻著她的唇,和她……

    薄風止眉頭不由得皺的越來越深了,好像越往下想,就覺得有一股無名的怒火在心里燃燒著,在心里叫囂著。

    他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捏著嬴洛臉蛋的那只手不自覺的更加的用力,慢慢的嬴洛臉上被捏著的地方開始泛紅,還有點點血絲滲出來。

    “薄爺。”似乎是看到嬴洛臉上開始蔓延的點點血絲,虛無子從角落跳出來,緊張的對薄風止說道:“你想毀了我家小徒兒的臉蛋嗎?”

    虛無子的話里提到了嬴洛,讓薄風止一下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竟然下了這么重的手。

    薄風止連忙收回自己的手,十分生氣的瞪著嬴洛,帶著怒氣說道:“疼不知道說嗎?”

    “不疼。”嬴洛搖搖頭,收回了自己在薄風止臉上肆虐的手,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剛剛被薄風止捏著的臉蛋,然后看著自己的指尖還帶著點點血,撇撇嘴說道。

    “丫頭,你不要害怕他,不敢說,你看看你那臉,都有點腫了。”虛無子以為嬴洛是不敢說,才會勉強自己說不疼的,但是他好像忘記了,嬴洛才不是那種會委屈自己。

    “我害怕他個鬼啊,真的不疼。”嬴洛沒好氣的回了一句,然后看向薄風止,略微奇怪的說道:“你動的手,傷的是我,我都沒有生氣,你生氣什么?”

    薄風止是在生自己的氣,口口聲聲說了,自己不會傷害她,但是還是失控了。

    薄風止惡狠狠的瞪著嬴洛一眼,什么話也沒有說,丟下一瓶丹藥之后,就憤然的甩袖離開,連一句話都不說。

    “什么脾氣?”嬴洛皺皺鼻子,肯定就不知道薄風止這突然的怒氣是從哪里來的,剛剛還好好的說話來著,怎么下一秒說變臉就變臉呢?

    不過,還算是懂事,知道給她留下治療傷口的藥,對于這一點,嬴洛還是頗為滿意的。

    只見嬴洛心情還算不算的,將那個瓷瓶打開,就聞到一股讓人心曠神怡的味道,將瓷瓶里的凝露倒在手上,輕輕的涂抹在自己的右臉頰上,可以感受到一股清涼的感覺在臉上蔓延開來,一陣舒適。

    看著嬴洛這幅沒心沒肺的樣子,虛無子不由得湊到嬴洛的面前說道:“丫頭,你真的不疼嗎?不是在硬撐嗎?”

    “不疼啊!”嬴洛搖搖頭,奇怪的看著虛無子說道:“你為什么會覺得我會委屈自己?你覺得我會害怕薄風止嗎?”

    虛無子想了一下,看剛才嬴洛跟薄風止說話的姿態,好像也確實不怕薄風止的樣子,那么久真的是不疼了?

    可是,人不是都有痛感嗎?嬴洛感受不到嗎?

    虛無子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好像當時嬴洛重生的時候,原主的身上也是到處都是傷,自己也曾經問過她疼不疼來著的,她當時好像也是說自己不疼來著的

    難道這個世界上還真的也有不怕疼的人嗎?

    “丫頭,你是不是真的感受不到疼啊!”虛無子十分好奇的看著嬴洛問道。

    “恩,如果剛才不是你說,我根本就不知道。”嬴洛一臉無辜的模樣說道:“真的不疼,不知道薄風止那個家伙在生氣什么。

    還能生氣什么,氣你受傷也不會跟他說,氣他自己傷了你唄。虛無子小聲的嘟囔了兩句,好像把一切都看的很清楚一樣。

    “可是你為什么不會……”虛無子還想問什么的死后,嬴洛卻先站起來,搶先一步說道:“先走了。”

    嬴洛說話,就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的消失在虛無子面前了。

    虛無子站在原地干瞪眼,就不能讓他把話問完嗎?這樣吊著他的胃口,這個樣子,真的好嗎?真的合適嗎?

    嬴洛從混沌空間出來的時候,早就已經不見薄風止的身影了,這是被氣走了嗎?

    但是他到底是在生什么氣呢?

    不過嬴洛也就這個時候想了一下而已,然后就不在意了,不過只是一個不速之客而已。

    人家是走是留,都是人家的意愿不是嗎?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嬴柔雪一下子就注意到嬴洛臉上的傷痕,緊張之中又帶著憤怒的問道:“三姐,你的臉怎么了?誰欺負你了?”

    “沒有,就是被一只壞貓抓了一爪子。”嬴洛滿不在意的擺擺手說道。

    “蒼穹學院里還有貓在隨便的游蕩?”嬴柔雪聽到嬴洛的話有些疑惑的反問了一句。

    “恩,一只很有脾氣的壞貓。”嬴洛想起薄風止,嘴角微勾,肯定不知道在哪個角落里生悶氣。

    雖然和薄風止認識不久,但是嬴洛還是知道些薄風止的性子,就是個傲嬌悶葫蘆,每次生氣的時候都表現的很明顯,怕是想要別人哄才會開心吧!

    嬴洛是知道薄風止什么性格,但是他又不是自己的什么人,他生氣他的,自己憑什么要去哄呢?不是嗎?有什么立場?

    雖然說好像每次都是自己惹的他很生氣的樣子,但是誰讓他來招惹自己呢?

    不是說只有他有爪子,她的爪子也是很鋒利的,所以,想來招惹她,那就好好的掂量一下自己份量。

    當然了,薄爺這份量是不小,可是嬴洛也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主。

    “三姐,你昨天去哪里啦?那個小孩你認識?是不是很有來頭?”看嬴洛說了沒事之后,嬴柔雪這才湊過去小聲好奇的問道。

    “恩?怎么?昨天我走后,還發生了什么?”嬴洛沒有回答嬴柔雪的問題,倒是從她的話里聽出了另一個意思出來。            看更多好看的! 威信公號:HHXS665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广西快3选号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