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靈異 > 我家道侶要成仙 > 第140章 不是,您聽我說(作者:衣上白云多)
我家道侶要成仙

《我家道侶要成仙》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40章 不是,您聽我說

    瑤時也沒有想得多復雜,她只是覺得,人家父子相見,白宗主又是特意找過來的,怕是有什么要緊話,那就不方便她這個外人聽了。

    不想白煦卻在思考了一兩瞬之后馬上堅定地道:“不不不,不用回避。”

    瑤時:“??”

    這種不僅不避忌,反而似乎迫不及待想讓白宗主看到她存在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瑤時第一次對白煦露出了防備的神色。

    不知為何,有一種不太美妙的預感。

    白煦對瑤時有些異常的神色恍若未覺,他自己也正不解著呢。

    應母親的要求,他外出歷練的這一年多以來,已經形成了定期給宗門里的她傳飛訊符報平安的習慣。

    昨日他剛傳回消息,說今日會到此城,父親想必是從母親那里得知他行蹤的。

    方才收到的飛訊符里父親說他回宗門會路過這個城,要順便過來與他見一面,給他送點靈石。

    他總覺得有哪里不太對。

    若父親只為了給他送靈石,他肯定是拒絕的,他身上并不缺靈石。但父親說“順便”過來見一面,他就很難說不了,雖然不知道他老人家葫蘆賣的什么藥。

    而且……

    白煦的目光在朱瑤時身上打了個轉,他不得不承認,之所以順水推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

    他沒有忘記,自己其實是有些抗拒與她同行的。此前主動提出繼續同行,只是想阻止她離開而獨自去找邪修的權宜之計。

    他是出于同道之義以及對對手的惺惺相惜,所以才會前所未有地遷就一個萍水相逢的女修。

    但說到底他還是有一絲不甘心的:如此一來,朱瑤時不是達到了一開始想要與他相伴歷練的目的了嗎?

    雖然說結果都是一起去歷練,但他自己主動愿意與被動答應,那是兩碼事。

    雖然清早時是他開口留的她,但說到底還是因為怕她亂闖禍,而除了他可以看住她些之外當時別無選擇。

    但接下來不一樣了,父親過來,正是他趁機把這個燙手山芋移交出去的好時機啊!

    所以不用回避,完全用不著回避,被父親看到她正好。正好可以讓他順便把這個小輩護送回凌塵門去,讓她的尊長多教導她一些歷練的必須常識再放出來。

    這種領著別人的弟子送回人家宗門去的舉動他作為朱瑤時的平輩、凌塵門宗主的晚輩做了不好,但他父親在年齡上算是她的長輩,在修為上是她的前輩,又是一宗之主,以愛護小輩之名去做再合適不過了。

    白煦本以為至少要午膳時分父親才會到的。

    當時他與朱瑤時在院子里即將吃完早飯,他以把最后兩個蝦餃讓給她吃為代價換取她收拾桌子,結果她還沒吃完父親就直接閃身出現在院子里。

    瑤時:“……”

    修為高就是任性啊,愛躥哪躥哪。

    “咳咳咳……”

    白煦被半口靈茶給嗆住,咳個不停,好在瑤時下意識地馬上給他后背不輕不重地拍了一掌,才讓他順了那道氣。

    “喲,你倆住同一個院子吶?”白天乾意味深長地看著兩個年輕人。

    白煦裝作沒有看到父親朝自己擠眼睛的動作。

    “晚輩凌塵門朱瑤時,見過白宗主。”瑤時起來給白天乾見禮,又拿出一個新的玉杯斟了八分滿的靈茶,雙手給他奉上,一點不見外地跟他道,“白宗主也可以像阿煦一樣叫我瑤瑤哦。”

    白煦是她的朋友,朋友的父親就相當于她的伯父嘛,太客氣就見外了。

    “‘阿煦’都叫你瑤瑤呀……”白天乾又露出那種意味深長的眼神來。

    白煦:“……”誰叫她瑤瑤了……

    “是的呀。”瑤時點頭,“我們約好了一起去歷練。”

    白煦:“……”并沒有“約”好嗎?

    他覺得再讓她繼續說下去,他可能跳進東海也洗不清了。

    “你們先聊,我先回房間收拾一下。”盡管白煦沒有要求(白煦:你確定?),但瑤時還是找了個借口主動留出空間給這父子倆談話。

    【我真體貼。】

    瑤時給自己滿分。

    【算她識相。】

    白煦已經忘記是自己告訴人家用不著回避什么的了。

    “父親,你來得正好。”眼看著瑤時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口,白煦馬上給白天乾說了女修的情況以及自己的迫不得已,“……這不是亂來嗎?正好——”

    “這小姑娘有想法啊!”白天乾露出欣賞的神情來,“這有什么問題?完全沒問題啊!我們作為正道修士,一直以除惡誅邪為己任,這件事那么兇險,順便得點戰利品怎么了?”

    是這樣算的嗎?

    白煦懷疑地看著自己一臉義正辭嚴的父親。

    他是不是在忽悠他?

    “你不要被她乖巧的外表給蒙蔽了。”白煦覺得父親這是不夠了解朱瑤時,“實質她就是個一言不合就搞事的,你知道嗎?她居然想撇下我單干,自己以身作餌去吸引邪修的注意——”

    “這樣啊?那你是得看緊點。”白天乾親切地拍拍兒子的肩膀,“別讓她落單,更別讓人把你瑤瑤給欺負了。”

    哎,不是,什么他看緊她點,他們的談話主題難道不是父親應當把她領回凌塵門去嗎?

    “父親,難道你不覺得應該讓她先回宗門去,等對大陸的勢力分布了解得更多些點再出來比較好嗎?”白煦有些急眼了。

    “哪有這么嚴重。”白天乾不以為意,“有你看著,出不了什么問題。誰還不是從不懂到懂的了?”

    “拿來。”白煦伸手。算了,不說了。

    “什么?”白天乾莫名其妙地看著自家兒子。

    白煦面無表情:“不是給我送靈石來了嗎?”

    父親看來是不會管這事了,他自己想辦法。

    白天乾這才想起來,他一拍手,在儲納戒里翻了翻,只翻到唯一一個靈石袋,里面裝有一萬靈石,想了想還是打消從中取一部分出來的念頭,而是忍著心疼把它全給了兒子。

    他的私房錢啊,就這么全沒了。

    送靈石不過是個隨口找的理由罷了,其實他就是偶然間聽到牧崢說白煦被一個女修纏住都頭疼到要向他這個師侄求助了,于是決定跑過來看一下熱鬧的。

    走得太急,都忘了意思意思準備個一兩千靈石的靈石袋了。

    這教訓不可謂不沉痛。

    本來他是想來看看是什么女修如此膽大臉皮厚的,沒想到原來是凌塵門的那個天才小女修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广西快3选号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