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靈異 > 開海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課程(作者:奪鹿侯)
開海

《開海》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八十一章 課程

    對炒花來說,戰場上有一個瞬間,轉機出現在最早派出的兩名甲騎千長身上。

    直沖車陣的輕騎好似結隊赴死的沖擊中,兩名甲騎千長借著火炮集火戰場正中的機會,率領部下殘兵一左一右向北車墻邊沿發動沖擊。

    但他們在半路停下了。

    因為友軍,那些輕騎。

    他們很清楚直沖中軍的兩千余騎已經被擊潰了,哪怕他們很多人沖進明軍三十步的距離,但那其實是他們以‘逃竄’的形勢慌不擇路地撞進去,而非以無匹的勇猛打進去。

    因為輕騎的陣形在第一輪鳥銃放響時就亂了,被齊射放翻的騎兵令后面的大部隊只能向左右分開,但緊跟著響起炮聲,炮彈曳著尖嘯摧毀戰馬、身體,也輕易撕爛扯碎他們的斗志。

    整個陣形在炮聲下像夏日里燈光下聚成一團的蚊子被丟進石頭,轟然炸散。

    人挨著人、馬擠著馬,一顆炮彈穿過去都手拉著手成雙成對上西天。

    世上總不缺聰明人,因為想要向左右跑的傻子們早早就都被打死了,只有聰明人繼續向前沖才撿到半晌性命……往前沖多好啊,前頭就是明軍的壕溝與列陣的士兵,炮彈是不會朝這個地方打的。

    但壕溝挖的比他們想象中深,也比想象中寬,沒幾個人知道戰馬究竟能不能躍得過去。

    之所以沒幾個人,因為想試試能不能躍過去的都沒馬了。

    車營壕溝前被戚家軍埋了地雷。

    斷馬腿和數不清的氈帽、馬刀一起在天上飛舞。

    人們以為跑到這就能逃出生天,可其實陣前三十至五十步恰恰是受到攻擊最猛烈的區域。

    佛朗機炮確實不打這個地方,但地上成片的地雷炸開、面前有扎下木倒刺的壕溝攔著、對面是把長槍放在腳下的弓箭手就近直射,還有那些鏜把手用鏜把架著火箭一把一把地點上火就射。

    時不時還有幾顆沒放準的炮彈像疲憊的農夫隨手放下鋤犁般掃過來。

    老式火箭,一向嚴謹的戚繼光唯獨在其‘工業化’殺敵的軍事條例中對這種兵器放寬了使用限制,條例上明確地寫著不必管一把幾根,只管點放出去。

    剛跑進火炮射程的蒙古炮手都傻了,就好像城里趕大集,跟著人流埋頭向前走,走著走著一抬頭眼界豁然開朗,前后左右突然就沒人了。

    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兩隊甲騎亦是如此尷尬,左隊發現中軍在極短的時間被擊潰、消滅,趕忙調頭向后跑;右隊則更兇一些,在千長率領下放棄原本打算突襲的陣腳邊沿,仗堅甲快馬斜刺著穿越戰場,竟是決意要進攻先前地雷已經炸過的正中間。

    不怪他們膽大包天,超過五十步距離鳥銃對披掛重甲的騎兵威脅很,他們真正畏懼的佛朗機炮。

    沖上二三百步,不論如何都會被火炮打到,往哪兒跑結果都一樣,調頭跑是純挨打,干脆破罐子破摔沖上去,興許能越過壕溝殺穿明軍。

    這也不算癡心妄想,三五十重騎沖鋒起來便已是去勢無匹,何況七八百騎。

    很多時候面對他們的敵軍還未交鋒就已被嚇跑了。

    眼下車陣間有縫隙,只要沖破縫隙,后頭兵將跟上,反敗為勝尚未可知。

    但這只是客觀分析,切實到戰場個人,沒多少人能客觀分析。

    尤其在二百五十六門佛朗機交替轟擊的轟隆炮聲中。

    驅動甲騎千長這樣行動的也絕非客觀分析……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帶兵往中間跑,可以說是直覺,也可以說是慌亂,沖鋒和逃跑一樣,就是頭腦發蒙混沌的一瞬間閃過的念頭,無非是左翼千長選擇了后者、右翼千長選擇了前者而已。

    戰馬一匹又一匹栽倒在沖鋒的道路上,一顆顆炮彈從各個方向襲來,與火炮平行運動的馬隊在沖鋒路上成了一大片活靶子。

    瞄著前騎的火炮打放出去,炮彈剛好砸死后騎;瞄準左邊的炮彈,飛過去把右邊三騎貫穿;朝著人打的,打碎了別人的馬頭;朝著馬打的,轟碎一條線的腦袋。

    別管是騎馬的、步行的、戴頭盔的、披鐵甲的,狼機將軍普度眾生最為公平——炮彈面前,人人平等。

    同一個人可以上許多次戰場,能穿戴不同的甲胄踏過不同的草原,但沒人需要挨上兩發炮彈。

    真想挨上兩發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還沒死透,還能掙扎著坐起來,炮彈總會以最熱情的姿勢擁抱你;甚至哪怕只能躺在地下抽抽兒,只要運氣好,有些炮彈還是會蹦蹦跳跳去找你。

    炮聲漸漸息了,戰場上只剩零零散散往回跑的騎手,有些人已經不是騎手了,有些人四肢尚全,還能丟了兵器悶頭往回跑;有些缺胳膊斷腿,咬著牙流著血,就算用手爬、用下巴頂也要朝著來時的方向逃。

    還有幾個倒霉蛋沒跑幾步,就被壕溝另一邊的鳥銃手放死。

    更有車墻上心腸孬的佛朗機手,眼看著人家都跑出二百步了,鳥銃打不著、弓箭射不出的,還要裝上顆炮彈瞄準了給人崩死。

    留下一聲聲短促且戛然而止的哀嚎。

    通常,在部眾沒有命令就撤退時,炒花會選擇把他們處死,以儆效尤。

    但這一次他沒有。

    一來他實在舍不得處死這些奮力求生的獨苗苗,二來,他確實在心里已經下令撤退了,只是還沒來得及用嘴下令,戰斗就已經結束了。

    鴉雀無聲。

    炒花與花大身后,兩部合兵萬余靜悄悄地立在戰場遠處。

    就算有牽馬打算脫離大營的膽鬼動作都心翼翼,像生怕驚擾了千步之外的明軍車營一般。

    包括兩千甲騎在內的近五千騎,沖擊明軍一面車墻,最后就零零散散跑回來四百余甲騎和零零散散不到五百步兵。

    剩下的人全沒了。

    就在此時,明軍車營北墻壕溝外爆起一片火光,綿延巨響傳進耳朵,就見硝煙與地雷被引爆的土皮漫天里,步兵將一塊塊大板搭上壕溝,一隊隊衣甲明亮的明軍騎兵列隊而出,隔數百步駐馬,遙遙望著炒花大營。

    炒花與花大的人連營帳的不要了,緊忙后退上千步才收住退勢。

    在明軍騎兵身后,諸殺手隊中持解手刀的短兵手與輜重營兵次序出營,由遠及近地從容收割首級、收拾戰利。

    兩名首領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眼球里看見自己僵硬的臉。

    炒花永遠會都記得,他在老哈母林河畔被上了一課,從今往后直至斷氣,看見明軍車陣,有多遠他就會跑多遠。

    這輩子,他都不想去攻略明朝皇帝的邊塞了。

    。



    <bakgrud-lr: #ff8;

    rad187/>"srg開海/>srg/>a最新章節,以下是本站為您推薦的其他熱門說

    div syl="vrfl:hidd" syl="f-siz: 1;"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64115/>"相思隨你入心間郁少謙慕雅靜/>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1/>"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58/>"總裁不要弄疼我/>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4/>"奪情總裁豪門老公不及格/>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1/>"總裁大人,體力好!/>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55/>"冰冷少帥荒唐妻顧輕舟司行霈/>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675/>"萌寶甜妻總裁爹地不好惹唐思雨邢烈寒/>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110/>"總裁每天求抱抱厲景琛布桐/>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7160/>"婚內燃情老公今晚請休戰江優言容景琛/>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7459/>"豪門獵愛紀少別太壞紀時謙薄安安/>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1774/>"軍少逼婚甜妻不好撩蘇淺炎子昂/>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4/>"試婚100天帝少寵妻七天七夜溫若晴夜司沉/>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4519/>"契婚寵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480/>"魔鬼游戲閻川白穎/>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4887/>"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顧南舒陸景琛/>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147/>"久愛成疾/>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57/>"我與你的情深似海顧輕舟/>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55/>"有你陪伴的夏天/>a

    a lass="la<bl" hrf="hs:/>/>zuiyu<ba/>rad75/>"林奇江若晴說/>a

    />div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广西快3选号器下载